106-06-17 素如至聖家堂參加丁神父告別式

協會的生命教育教材之所以能順利製作與出版,得助於楊豫揚大哥甚多,亦經由楊大哥的安排,邀請了丁松… 協會的生命教育教材之所以能順利製作與出版,得助於楊豫揚大哥甚多,亦經由楊大哥的安排,邀請了丁松筠神父擔任影音教材各單元的主持人,神父真誠、親切,予人如沐春風之暖,與他結緣者,各個均受其惠,難以忘懷!但卻在端午連假中,驚聞神父離世,心中除了萬分不捨,更為台灣少了一位為世人幸福努力耕耘,直至鞠躬盡瘁的天使隕落而遺憾! 6月17日素如至聖家堂參加丁神父告別式,神父在世時,早已交待,他的後世辦理,不要悲傷,要大家相互祝福、關懷與擁抱,因此會場裡外的佈置,處處可見,神父在世時的喜樂模樣,或許神父雖然短暫地走過了人間,但天使依然可再入紅塵為萬物祈福祝禱呀!感謝上蒼讓我此生有榮幸與丁神父相識,領受神父實踐大愛的真誠與用心,為我效仿之榜樣!以下之文為好消息新聞對神父的相關報導: 台灣家喻戶曉的丁松筠神父5 月31日在宿舍祈禱時因心臟病發安息主懷,而隔天正是要舉辦他獲頒中華民國身分證記者會的日子,他的猝世尤讓各界驚訝不捨。6月17日天主教耶穌會在台北聖家堂為丁神父舉辦「再見.丁松筠神父」歡送會,天雨濛濛中,有一千多位包括傳播界、藝文界、慈善團體,原住民、天主教友,佛教界各界,以及海外各地的朋友前來送歡送他回天家。 不一樣的神父,不一樣的追思會,聖家堂庭院中,丁神父人形立牌栩栩如生地散立在各處,他開朗的笑容、活潑身影歡迎朋友到來,花圃中還躲著他拿相機為來賓拍照的立牌,每個角落散發著輕鬆歡樂的氛圍。會堂內佈置簡單素雅,矮桌上一對燭台二束鮮花伴著丁神父仰頭微笑的肖像,就像他一貫的簡樸作風。 殯葬彌撒前,副總統陳建仁代表蔡英文總統發褒揚令,盛讚丁神父在美語教育、記錄在地文化、關注弱勢青少年議題、報導泰北難民等記錄片獲獎等事蹟,奉獻台灣社會五十年的馨德大愛。 教廷駐華大使代辦高德隆蒙席代表教宗在彌撒上致詞,他說不容易找到詞語來表達丁神父本人的生命和善良,就借用他四月份心臟手術前告訴弟弟丁松青神父的話「如果我死了,我希望人們知道我愛他們」。丁神父盡全力去度一種札根於愛的生活,不是基於感情或情境,而是堅定又穩定地維持生命中的一切,難怪遇見他的人都愛他。並說丁神父對許多人來說是一份偉大的禮物,相信他仍會繼續是一份禮物,希望人們記住並實踐丁神父留下的榜樣:博愛、奉獻、交談,對人類的關懷和神父愛德的榜樣。 回顧丁神父的一生25歲奉耶穌會來台傳道服務,個性親切幽默,十分融入台灣社會,進入光啟社後製做各種廣播電視節目,前後40年,傳達良善的價值觀,啟發人心,曾有人看他的節目,而放棄輕生的念頭。而他彈吉他、唱歌、演戲、教英文多才多藝的形象,更透過螢光幕成為早年最具知名度的外籍神父——一個入世修道不像神父的神父。 神父在1980年代以後陸續拍攝《殺戮戰場的邊緣》、《可愛陌生人》、《亞洲放逐》等紀錄片,關懷對象從泰北難民、邊緣族群、外籍移工,更為許多弱勢團體拍片、站台、募款,顯見丁神父秉持入世精神,關愛融入台灣社會,實踐耶穌愛人如己的吩咐。 殯葬彌撒由前光啟社社長嚴任吉神父證道,他和丁神父一起工作生活超過二十年,丁神父的生平和事蹟經由傳播媒體大家都已認識,他今天想以較被忽略的「丁神父的修道生活」來介紹丁神父。丁神父高中時代受到史懷哲和到寮國行醫的Tom Dooley的影響極深,他對這兩位醫生擁有非凡的學問,看到非洲、寮國的需要就奉獻自己,很受感動,也想效法他們用醫學傳播福音,進了耶穌會後,發現自己沒有行醫的天份,但接觸法國籍耶穌會士德日進神父的思想,受其感召,對他日後生命有很大的影響。 德日進神父是二十世紀初的神學家、哲學家和考古學家,北京周口店的遺址他是發現者之一。有一次德日進神父在內蒙考古現場,忘了帶做彌撒需要的麵餅和酒,當下十分難受,這時天主安慰他,賜給他靈光,他領受到考古現場看到的石頭、骨頭、植物、動物到萬物之靈都是天主所創造,而宇宙大地其實就是祭台,整個宇宙都在向天主感恩,每一個生命都會成為下一個生命的原因,德神父不斷向天父表達感謝,更深一層願意奉獻自己。這也呼應羅馬人書第八章,人類的生命就像產婦忍受生產之苦,是期待在基督裡得圓滿的救贖,也就是和天主在一起永享永恆的快樂和盼望。 這是丁神父有這麼大的力量把他的愛傳播給這麼多人的原因。丁神父生前最後的行程正好是到內蒙古協助美國拍攝《德日進神父》記錄片,擔任翻譯和顧問,此行也在德日進神父喜愛的大樹下默想生命的奧秘。 嚴神父回憶跟丁神父跑步或散步時,公園裡遇到流浪漢他會喊他們的名字,因為已是多年的朋友,凸顯出丁神父無限的大愛。曾擔任丁神父中文秘書的監察院副院長孫大川對丁神父印象最深的是他和小丁神父(丁松青)在民國70年代就到蘭嶼,而且和原住民朋友打成一片,以及年在光啟社期間,晚上下班後丁神父就拿著吉他到附近工地找原住民、外勞朋友、遊民,為他們唱歌的情景,因為這些流汗流淚的人都是丁神父的家人,孫大川在丁神父身上看到又深又廣的「家人」樣貌。 由於丁神父有家族性心臟血管疾病,他在多年前就已寫好遺囑,他在四月心臟手術前修改的最新版本遺囑提到,當他離世時朋友們萬萬不要難過,不要把禮儀變成悲傷的氣氛,大家要彼此擁抱,表達互相的關懷和信任;因為死亡只是生命的轉換,離開了人世將到會到永恆的天鄉和耶穌以及先我們而去的親友相聚,所以要像在天堂裏,和眾天使、聖徒不停地唱歌般,分享天主永恆生命的光輝。 丁神父走了,但不管他是孩子們心中的Uncle Jerry ,唱「燒肉粽」的鄰家大哥,或啟迪人心的另類神父,丁松筠神父真實地活出了「對猶太人我就成為猶太人,對軟弱的人我就成為軟弱的人,我所行的一切都是為了福音的緣故」,他對台灣的情,對人的愛,令人無限思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