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年新生活會刊-守護天使小張

守護天使-職工感言小張的故事你能想像住在無水無電的工寮中近一年的日子,是怎麼過的嗎?大家只知道我高頭…

守護天使-職工感言小張的故事你能想像住在無水無電的工寮中近一年的日子,是怎麼過的嗎?大家只知道我高頭馬大,嗓門宏亮,等了解了我的過往後,才知道我是如何一步步艱辛地渡過---從多次想要進入鬼門關,轉念才回到陽關道。童年總是無憂無慮,15歲時父親因心肌梗塞遽逝,家中的經濟支柱不在,使得我淡水商工讀兩個禮拜,就必須輟學至工廠上班,孝養照顧母親。由於工廠的工作危險性高,使得我就在一次的疏忽中,左手腕部以下慘遭完全切除;雖然家中兄弟姐妹共八人,但經濟的赤貧,卻也無法改變我肢殘的命運。而後我依然堅強地自力更生,不論是塑膠工廠或保全工作,我都一一的努力,求取工作表現;只是我最在意的母親,就在96年9月時因敗血症過世,母親的往生,帶給我極大悲痛,沒想到同時又頓然失業,兄弟姐妹看我無法負擔房屋貸款,於是合力贊成賣屋,要我自求多福,使得我在走投無路下,懇求友人讓我屈身在無水無電的工寮中,傷心失望過著無人關心與協助的日子。心中常怨嘆,為何親人可以如此無情的對待呢?所幸,天無絕人之路,老天讓我進入了“老農夫農場”工作,這裡的同仁個個了解我、關心我,常對我噓寒問暖,還提供我生活必需品,如今我的收入,讓我承租了一間有水有電、有傢俱的套房,終於感受到為人應有的尊嚴。這一切,如果不是農場的工作提供,我是無法解脫痛苦怨恨的!如今,我會將心事向他人傾訴,在獲得他人關心後,我已經不想死了! 所以,農場改變了我、幫助了我,也希望我能一直擁有在農場工作的機會,並擁有真正的親人。